免费小说书城-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言小说 > 祸国(下+番外)(19)全文阅读

祸国(下+番外)(19)

时间:2019-12-21 11:28 作者:十四阙 标签: 点击:字体: [超大 ]
导读:一旁的罗横忍不住出声劝道:皇上,现在动怒已经无济于事,还是赶快想想该怎么补救吧 昭尹Y_in森森道:补救?没错,是该好好补救。我不管你们八人用什么办法,立刻停止暗杀计划,如果姬婴少一根寒毛,你们八人,就通

  一旁的罗横忍不住出声劝道:“皇上,现在动怒已经无济于事,还是赶快想想该怎么补救吧……”

  昭尹Y_in森森道:“补救?没错,是该好好补救。我不管你们八人用什么办法,立刻停止暗杀计划,如果姬婴少一根寒毛,你们八人,就通通给他陪葬!”

  这下不止紫衣人,其他七人对视一番,也齐齐掀袍跪下了。

  昭尹剑眉一样,厉声道:“怎么着?这是要给朕示威吗?”

  跪在最前面的绿衫少年抬起头,表情凝重,缓缓道:“皇上息怒,请听臣等解释。”

  “好啊,你解释,朕倒要听听,是怎样了不得的理由,竟让你们做出这等胆大包天、大逆不道的事情来。”昭尹一撩衣袍,重新坐下了。

  众人见事态有所缓和,这才松一口气,全都眼巴巴地看着绿衫少年,绿衫少年吸了口气,从袖子里取出一本册子,递交给罗横,罗横伸手接了,转呈给昭尹。昭尹本是漫不经心的翻开,却在看见里面的内容后霍然变色。

  绿衫少年这才慢慢地解释道:“这是嘉平二十七年与今年的国库收支对比。先帝在位期间,平定江里、晏山,改土归流,使吾国人口突破了七千万,当时国库存银两亿一千万两。再看现今,人口并无增减,战事并无衍生,但国库如今,仅剩八百万。钱,哪里去了?”

  短短几句话,在密室内久久回响。

  昭尹的表情Y_in晴不定。

  绿衫少年又从袖子里取出另一本册子,平举过头。

  昭尹瞥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朕不看。有什么就说出来吧。”

  绿衫少年将小册打开,念道:“图璧一年,九卿罢免七卿,新臣皆薛、姬二族所出;图璧二年,都尉将军更替,晋级者三十七人,全是淇奥侯门生;图璧三年,姬氏奉旨修建河防,所费者巨;图璧四年,伐薛之役,姬族更是一手包办……国库的钱两,就在这样那样的支出里‘不经意’的空了。”

  紫衣人以头磕地,泪流满面道:“皇上!薛氏弄权叛变,但抄其家产,所获不过300万两;而姬氏看似低调,其实才真正的索贿贪赃、乱政祸国!其掌权不过四年,便已如此,若年经久,如何了得?此毒虫不除,图璧血骨将被啃无完肤!”

  昭尹眯起了细长的凤眼,冷冷道:“你们是说姬婴贪污吗?”

  紫衣人道:“姬婴不贪,不代表姬家不贪;姬家巨贪,已成大患。可只要姬婴在,姬家就绝无动摇的可能,所以,要除姬家,就必须先除姬婴啊!”

  蓝袍人忽然C_h_a话道:“姬婴自己也未必很清白吧?看他吃穿用度,可都是一等一的呢。据说他做一件袍子,就得耗费七十二位织女用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在袖角和领口等处绣花,看似不显山露水,其实乾坤无尽。而他吃一道菜,就算是最普通的素炒什锦,也要用到名贵药材数十种……”

  “够了。”昭尹沉脸。

  蓝袍人立刻乖乖的闭上嘴巴。

  绿衫少年道:“说那些没什么用。当务之急是——怎么充实国库?夏季逼近,若此刻山洪暴发,八百万两何以支撑?今年普遍干旱,待到秋收,若收成不好,国库如何赈济?当一个家族的存在已经严重危害到经济民生,那么为什么不能铲除之?国家重要,还是心爱的臣子重要?皇上,面对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,请您,三思!”说罢,俯首于地,极其沉重的磕了三个头。

  其余七人齐声道:“皇上请三思!”

  面对跪了一地的谋士,昭尹的目光寂寥了。他坐在群臣之间,却像是沉浸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,不笑,不言,不动。

  ※※※

  因为我是姜家的女儿……

  一旦两家起冲突时,我怕,我会牺牲公子选娘家……

  一语成谶。

  很久很久了……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姜沉鱼觉得她都沉浸在某段由自己一手编织出来的虚幻梦境之中。在那梦境里,她带着卑微的奢望期盼着最后一丝希望——

  希望能和姬婴成为朋友。

  哪怕不是情侣,哪怕与爱无关,但,是战友,是伙伴,是很亲密的人。

  因此她争,她求,她不认命。

  她姜沉鱼从来就没有甘心过。求当谋士也好,出使程国也罢,看似惊险却精彩纷呈表象之下,不过是她向命运发起的一场反抗。

  而今,杜鹃的两句话,宣告了她的这场反抗,变成了彻彻底底的一个笑话。

  父亲……

  父亲……

  你究竟在想什么?

  或者说,你在筹谋什么?你的计划从那么多年前便已开始了吗?而今,是你一鸣惊人的时候了吗?

  暗中帮助颐非逃离程国,是你暗杀姬婴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吗?

  父亲……要……杀……姬婴……

  这六个字,痛彻心扉。

  姜沉鱼望着一步之遥的杜鹃,想着这个女子真正的身份,想着她所遭遇的一切,再想到宫里的画月,再想到此刻的自己,眼泪慢慢停歇,取而代之的,是一场大笑。

  苦笑。轻笑。冷笑。嘲笑。狂笑。

  她闭上眼睛,笑得癫狂。尖叫声冲破胸膛,汹涌绽放。

  姜沉鱼从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喊的这么高,但无论怎样用力,都好像还不够,不够,远远不够!

  杜鹃被她的叫声惊到,瑟缩了一下,最后皱眉:“沉鱼?”

  姜沉鱼只是尖叫,像是要把毕生的委屈都发泄出来,叫的毫无顾忌,叫的歇斯底里。

  杜鹃镇定下来,淡淡道:“叫吧。你就尽情的叫吧。当年我也很想叫,不过上天连叫委屈的机会都没有给我。就这一点来说,你已经比我幸运很多了。姜沉鱼,不管承不承认,你都是姜家最幸运的孩子。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姜画月不能受孕?”

  听她突然提及画月,姜沉鱼颤了一下,哀嚎声瞬间低了下来,残留在喉咙里的,是动物受伤般的呜咽声。

  “因为姜家只需要一个皇后,而姜仲……选择了你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